I think I just need a hug.

TG 计画性巧合

*50fo点梗第一弹
*@charming 的点文
*梗概:巡逻警察T和流浪混混G,貌似是一见锺情其实是服役的T遇到假装偶遇的爱人G
*一辆车

Part.0

权志龙今日依然在街上四处乱晃。

Part.1

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好像是三天还是两天?或许是一天?也可能根本不到一天。算了,这不重要。
反正他就是觉得自己很久没有回家了。

出门前翻遍了家裡所有能随身携带的东西,用黑色衣服和口罩将自己全身包得严实,为了享受几天的耳根清淨而把手机丢在路边随便一个垃圾桶裡,这个方法很有效,现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联络到他了。走进便利商店用零钱买了包白万宝路,权志龙拉低黑色毛帽坐在公园长椅上一边抽菸一边观察来往的人群。

呼啸而过的车辆,几个忙着赶去公司的上班族,背着书包的学生,权志龙觉得这条街就像是个舞台,上头的人们就是表演者,呈现出人生百态,简直比电视上播出的肥皂剧有趣一百万倍。

你看,那个小女孩早上和妈妈吵架现在气呼呼的自己走去上学,人行道上穿着西装的男人正因为妻子怀孕而充满喜悦,权志龙的脑裡不断的编着街上各种人们的故事,眼角馀光看见正愉快的聊着天的情侣。他低头瞄了眼手錶,十一点二十八分,接着站了起来,朝向那对情侣走去。

有趣的事就要发生了呢,权志龙戴上口罩勾起嘴角。

Part.2

他在经过那情侣身旁时刻意撞上走在右侧的女人的肩膀,在不被发现的状况下扯断了她揹的名牌皮包的细背带。蒂芬妮绿的皮包和她身上的深色衣服一点也不相衬,权志龙在心裡吐槽着那女人糟糕的品味,却依然弯下身子替她捡起散落一地的物品,将东西递给那女人时他拉下口罩露出一个微笑。

黑框眼镜配上只扬起一边的嘴角,权志龙觉得自己笑的像个十足的斯文败类。

而那个肤浅的女人似乎很吃这一套,她在接下物品的同时回了权志龙一个甜笑,纤细的手指刻意在他的掌心停留片刻,哪个男人会不懂这显而易见的挑逗?权志龙不禁在心裡感叹只要有一副好皮相凡事都简单的多,伸出手想替女人将脸上的眼睫毛弄掉,手不出意料之外的被她身旁许久未作声的男人拍掉,看着那人因嫉妒而露出的难看表情,权志龙对那将要被抛弃的男人露出挑衅的微笑。

似乎是恼羞成怒,他一把抓起权志龙的领子,一旁的女人退后了几步打算开始看戏,权志龙可没真想和那明显比他高壮的男人打架,他举起双手呈投降姿势,吹了个口哨示意那盛怒状态下的男子放开他。但那男人似乎不怎麽领情,右手高举准备挥拳。

「喂!你们在做什麽?」后方突然传来人声,男子回头一看发现是警察,不想惹上麻烦拉着女人就走了,权志龙对频频回头的女人挥了挥手后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迎面走来的两位警察,左边那个就只是路上随处可见长相平平的大叔,右边的那个就不一样了,浓眉大眼,脸像凋塑品一样精緻,是连男人也会觉得帅气的那种类型。权志龙对好看的那位扯开嘴微笑,心裡只闪过一个想法。

糟糕,忘记刮鬍子了。

Part.3

「刚刚发生什麽事?」较年长的警官对着权志龙问道。
「没什麽,小误会罢了。」权志龙没把眼神从那好看的警察身上移开。
「这样啊,没事就好,叫什麽名字?」警官拿起笔来准备做纪录,却完全没得到回应。
「现在的警察都长得和你一样好看吗?崔胜铉xi?」权志龙将手贴上年轻警官的胸膛,手指抚过崔胜铉制服上左胸口前的名字,他舔了舔唇,满意于那良好的手感。
「你......」一旁的警官瞪大了眼,正想伸出手阻止,却在崔胜铉的眼神下停止了动作。
「wow,不阻止我真的好吗?」权志龙把左手搭上崔胜铉的肩膀,更加拉近两人的距离。接着贴上他的耳朵说道:
「还是你也迫不及待了?」声音很小,却能在听的人心裡掀起一阵风暴。

崔胜铉闻到了权志龙嘴裡淡淡的烟味。

说完权志龙站回原位,恋恋不捨的移开放在崔胜铉胸上的手,对他露出微笑说道:
「可是早上什麽也不能做吧?好看的崔警官。」崔胜铉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点了个头,换来权志龙变得更开心的笑脸。
「那我可得先走啦。」摇了摇手,权志龙蹦蹦跳跳的走向崔胜铉方才走来的地方,却像突然想起了什麽一样回头对崔胜铉抛了个媚眼,接着快速的消失在转角。

权志龙扭开手上糖果的包装纸,将那颗圆形的小巧糖果丢进嘴裡,桃子的香气在嘴裡蔓延,权志龙还挺喜欢这种不会过假的甜味,心裡暗自感谢那还没发现糖果失踪的笨女人,同时想着丢一颗在崔胜铉胸前的口袋真是正确的决定。

毕竟他不可能讨厌桃子口味的糖果对吧?

Part.4

回到了警局,崔胜铉坐回自己的位置,想着刚刚发生的事还有些缺乏实感。

走回来的路上面对前辈不停的逼问他没一个问题能回答,他才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大白天穿着一身黑的奇怪人士看上,甚至还在大街上被调戏,崔胜铉心裡是万般的无奈,他死也不承认自己曾有一瞬间被耳侧传来的温热吐息给迷惑。

被撩的伤了自尊心还算事小,可作为一个菜鸟警察,崔胜铉现在的工作就是整理资料和出去巡逻那条平时治安还算不错的街,今日的事真令他丢尽了面子,自己今后该以怎样的心情去巡逻啊?

思及此处他忍不住以手撑着头故作沉思掩饰自己有些发红的脸,却怎麽也藏不起嘴角勾起的弧度。

拿起手机拨了通电话,却只听见机械女声用平淡的语调叙述着该用户已关机,崔胜铉微皱起眉头,天知道那平时手机不离身的人怎麽会关机,他放下手机的同时得到了刚和他一起巡逻的前辈眼神警告一个,他点了下头表示歉意,准备开始归档资料。

突然感觉到胸前的口袋有些不太对劲,崔胜铉从裡头掏出了一颗糖和一张纸条。糖果散发出的甜味令人垂涎,崔胜铉打开包装纸放进嘴裡,清甜的桃子味瞬间充满了整个口腔,他微笑着摊开纸条,上头只简短的写着:「晚上十点公园见。」称不上漂亮的字迹显得有些潦草,崔胜铉却觉得心脏跳的比学生时代收到的任何一封装饰漂亮的情书还要剧烈,权志龙的笑脸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崔胜铉觉得他笑起来简直比嘴裡那颗桃子糖还甜。

「前辈......」崔胜铉看着纸条开了口。
「怎麽了?在大街上被调戏的崔胜铉君。」崔胜铉没理会前辈的调侃,依然看着那张纸条出了神。

「我好像一见锺情了。」

Part.5

权志龙坐在公园的盪鞦韆上晃来晃去。

看着手錶上的秒针不留情的向前走着,他心裡涌上一阵烦躁,想拿出手机打发时间才发现自己已经把它丢了,不耐的把一头本就不怎麽整齐的头髮抓的更乱,看着公园的入口开始咬起指甲。这时突然出现的人影令权志龙眼睛一亮,依然穿着制服的崔胜铉笔直的朝着他走去,他从鞦韆上站起来,嚥下一口因兴奋而涌上的唾沫。

「这麽晚还在公园逗留可不安全喔,桃子味的权志龙君。」崔胜铉挑起了眉,在权志龙面前站定。
「所以崔警官应该要好好保护我啊。」权志龙拉着崔胜铉的领带和他交换了一个吻,没停留多长的时间,权志龙在放开崔胜铉后舔了舔唇,像是很满意的露出好看的笑容。

「如果我是桃子味的,那你嘴裡就全是我的味道了。」崔胜铉撩人不成反被撩,只能低头在心裡暗自不悦,却在抬起头看见权志龙的微笑后再次恢復过好的心情。

「我想去一个地方,崔警官能陪我去吗?」虽然是疑问句,权志龙却没等崔胜铉答复直接拉着他的手往公园深处走,没有任何犹豫的进到男厕裡,权志龙直接将崔胜铉推进隔间,接着锁上了门,按着崔胜铉的肩膀让他坐上公厕尚算乾淨的马桶盖上,靠近他的耳侧说道:
「白天什麽也没办法做,晚上就能用来做些坏事了。」

「对吧,奉公守法的警察先生?」

後續走連結:
https://zine.la/article/2438daa037f811e7b19352540d79d783/

Part.8

权志龙隔天早晨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他昨天回家后随便冲了个澡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他现在腿还有些酸软,走到客厅接起电话对他而言实在有点遥远,拿起话筒便听见经纪人着急的声音,那人打了一整天的电话都毫无音讯,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谢天谢地你终于接了!没发生什麽事吧?」
「帮我再办隻手机,我等等要出门,别打家裡电话。」权志龙脑裡想着一会该穿什麽样的衣服出门,抬头看了眼牆上的时钟,他可不想无法准时到达目的地。
「你没手机就别出门了吧,要去哪?我和你一起去。」
「没什麽,你不用跟来的。」

「我只是去公园晃晃罢了。」权志龙想着崔胜铉的脸,忍不住露出微笑。

Part.0

权志龙今日依然只在崔胜铉巡逻的那条街上四处乱晃。

end.

我应该没偏离梗概吧ww

点梗不按时间顺序写,下一篇应该是c,敬请期待。

评论 ( 11 )
热度 ( 53 )
  1. 月魄 转载了此文字

© 月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