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think I just need a hug.

TG bubble


*26字母第二弹
*同居设定

Part.0

 泡泡一向是脆弱的一戳就破,
 爱情也是。

Part.1

 他们吵架了。

 并不是说平常就不会吵架,两人都有着好强的个性,再加上谁都不愿意先认错,相处日常本就是吵吵闹闹,通常发洩完情绪冷静以后两人隔天又会和好如初,但这次似乎有些不太一样,相同的开场,却是不同的结局。一如往常的为了一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吵架,接着扯到其中一人上个礼拜传出的绯闻,再回到彼此嫌弃对方的生活习惯,昨日不知道是谁先一时冲动说出了过激的气话,双方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彆扭的两人生起气来都麻烦的要命,冷战就冷战还硬是要在对方心裡刷出存在感。崔胜铉一整天不和权志龙说话,在家裡也装作没看见坐在客厅的人儿一样成天待在书房,删了几张在instagram上的合照。权志龙看到自然是气炸了,跑去某间club浪了一整夜,刻意发出笑的灿烂的自拍照作为挑衅,玩到快清晨才回家,瞟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崔胜铉,权志龙冲了个澡就跑进房间补眠。

 更麻烦的在于他们如果是关起家门来自己吵就算了,还非得要拉着身旁的人站在自己这一边,五人的聊天室裡已是硝烟味浓厚,没人敢在这节骨眼上插嘴,他们可不想受到牵连,只能默默的读完讯息以后当个透明人。

 因为这日常吵架对他们而言就是大哥和队长变相的秀恩爱。

Part.2

 录音室裡的气氛尴尬。

 队长大人嚼着颜色鲜豔的泡泡糖斜倚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游戏,他冷战中的恋人崔胜铉待在离他最远的位置看着不知名的书,剩下的三人只能散坐在四周,看着根本没专心在游戏上而被对手第十次击杀的权志龙,还有书拿反都不自知的崔胜铉。他们向彼此交换了几个眼神,没有人开口说话。

 抱歉,更正,
 是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再次被敌方爆头的权志龙关掉游戏,瞄了眼还没抬起头的崔胜铉,注意到那人拿反的书后发出一声冷笑,开口对着那人说道:
 「崔先生是看什麽看得这麽认真啊?反着看字肯定很辛苦吧?」权志龙说完吹出了个比往常都还大的泡泡,崔胜铉看着他将书本转正,勾起嘴角露出好看的笑,回应道:
 「不劳权先生费心,还请继续用蹩脚的技术玩游戏吧。」泡泡破掉的时刻太过刚好,权志龙脸上写满了不爽。崔胜铉说完没再看权志龙一眼,又继续低头看书。
 「不过比起某些在床上技巧糟糕的人,玩游戏技术差可还算好的了呢。」权志龙觉得自己脸上的微笑已经快挂不住了,稍微睁大了眼睛,以更勐烈的话语回应。
 「既然如此,那会因为技术不佳的挑逗而起反应的人,岂不更糟糕了?」崔胜铉没将视线从书本上移开,轻易的让权志龙无话可说。

 坐在一旁的李胜利此时内心是崩溃的,这两个哥为什麽话说一说总会扯到少儿不宜的内容,没看见大声哥的脸已经红的像要烧起来了吗?他看了看又恢復安静的两人,除了权志龙明显变得更糟糕的脸色以外几乎没其他改变,正想说些什麽转换转换气氛,坐在对面沙发的东永裴先开了口:
 「我们出去吃饭吧,一直呆坐在这裡也不能干嘛。」权志龙听见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崔胜铉则是把书放下开始穿起外套,李胜利顿时眼眶一热。

 东永裴简直就是解救世人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天使!

Part.3

 李胜利觉得自己快被灼热的视线盯穿了。

 那视线当然是来自此刻正吃醋到快发疯的崔胜铉。

 两人一进到餐厅便刻意错开选择了在离的最远的位置,彷彿早就知道对方要坐哪裡一样自然。崔胜铉拿起菜单看着菜色,而权志龙一坐下就像没有骨头似的靠在旁边的李胜利身上,感受到对面投来的目光,权志龙偷偷瞟了眼崔胜铉,看到对方皱起眉头却想故作不在意的表情忍不住偷笑,强压住笑意后变本加厉的开始玩起李胜利的头髮,这可苦了李胜利,他一个抬头就正面对上面前崔胜铉明显更加生气的脸。

 他开始担心起自己是否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李胜利急忙趁着服务生前来点餐之际将权志龙扶起,装作要和旁边的东永裴一起看菜单而拉开距离,感受到对面传来的视线移开才鬆了一口气。

 「大声啊,我们来拍照吧。」点完菜后崔胜铉拿出手机,好不容易维持的平静被他的一句话给打破。
 「......欸?啊......是。」姜大声还搞不清楚状况就被崔胜铉拉到身旁准备拍照,他心想不妙,自己什麽时候又成了这两人吵架时的出气筒了?
 「大声你果然是最好的弟弟了。」崔胜铉露出微笑,举起手机准备自拍。

 这时突然传来的一声巨响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权志龙笑着举起双手说着:
 「抱歉,刚桌上有隻蚊子,没掌握好力道。」权志龙锐利的眼神射向姜大声,他急忙坐回自己的座位,东永裴藉着打电话离席,李胜利低着头专心滑着手机的同时在心裡乞求着上天让自己别被战火波及。他们所有人一致决定吃完饭就回家了,毕竟今天这种氛围什麽事也做不了。

 可权志龙走出餐厅才想起自己似乎得和崔胜铉搭同一台车。

Part.4

 同居是件好事,权志龙认同。
 但这当然得建立在双方不吵架的前提下。

 权志龙手裡握着方向盘偷偷用馀光瞄着副驾驶座上的崔胜铉。今天早上没理会睡在沙发上的崔胜铉就出门了,到公司后隔了一段时间才看见那人和东永裴一起走进录音室,早上可以避开,可是现在总不能再叫别人载崔胜铉这个没驾照的人回自己家吧?用仅存的良心让那人上了车,于是现在就变成了这静默的状态。

 想到这裡,权志龙好看的脸虽然看来十分平静,心裡却已经怒火中烧。他当然知道是自己先去碰触了崔胜铉的底线,但看到那人刻意的疏离还是难以习惯。平时在台上就已经为了要掩饰而假装不熟,现在不把握机会相处就没有时间了,权志龙再次瞄了眼崔胜铉,正想开口却被打断:
 「有什麽事吗?可以不用一直看着我吧?」崔胜铉只是看了一眼权志龙,然后继续低头滑着手机。

 权志龙心中名为希望的泡泡被这句尖锐的话给狠狠刺破。

 他用力踩下油门,无视于崔胜铉明显被吓到的神情以最快的速度开回家裡,打开家门就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抛,脱下外套就回到房间将门锁上。崔胜铉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只能在惊魂未定的状态下替权志龙捡起掉在地上的外套放在包包旁边,接着又跑进书房不知道在做些什麽。

 权志龙躺在床上发着呆,脑子裡乱糟糟的。当他的脑海裡出现崔胜铉的脸时他认不住洩愤似的将棉被踢到地上,用力的捶了几下床后走出房间往浴室的方向前进,看见书房的灯亮着,他翻了个白眼,用力甩上浴室的门。

 崔胜铉听到后只是笑了笑看向浴室紧闭的门,桌上的书是摊开的,心却早已飞到别处。

Part.5

 权志龙往浴缸放水后打开了莲蓬头,任凭冰凉的水从头淋到全身,他将被水沾湿的黑髮往后撩起,用洗髮精开始在头上搓出泡泡,权志龙闻到了和书房裡的那人一样的洗髮精气味,这令他感到有些心烦。快速的把头上的泡沫冲掉,冷水澡的感觉说不上太好,但对现在的权志龙来说却无比重要,他得藉此来让自己思绪稍微清晰一点。

 他把水关上后拨了拨头髮试图让它变乾一些,方才身体在长时间接触冷水的情况下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他踏进已经放满水的浴缸,适中的水温即时的给予了他温暖,权志龙在全身浸在水中后幸福的眯起了眼,脑子裡的烦躁似乎在刹那间被清空。他一边哼着歌一边用手边的沐浴乳开始吹起泡泡,透明的表面上折射出七彩的光线,渐渐的越飘越远,想伸手留住它时便破裂在掌心,接着又是难以自制的做出了第二颗泡泡,彷彿有着令人上瘾的神秘力量。

 而爱情和泡泡是如此的相似。

 同是美丽而脆弱、飘忽不定且无法挽回的,所以才会使人们不自觉的沉迷其中,抓的过紧的结果就是消散于空气中,为了要填补内心的空虚,人们开始吹起下一颗泡泡、找着下一个对象。

 权志龙讨厌这样易碎的爱情,但他却无法控制的爱着像泡泡般难以捉摸的崔胜铉。

 洗掉手上的泡沫,权志龙盯着空气中的最后一颗泡泡,伸出手却出乎意料的接住了,它好好的停留在权志龙的手心,这令他忍不住露出了今日难得出于真心的微笑。一阵疲累感突然涌上,权志龙闭起了眼睛,坠入了甜美的梦乡。

Part.6

 崔胜铉已经开始后悔了。

 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崔胜铉不断的翻着书,却完全没办法读下去,权志龙好看的笑脸不断的浮现在脑海裡,接着是今天中午那人刻意疏远的表情,然后是我们无辜可怜的李胜利。崔胜铉打开手机挑了张忙内张着嘴睡觉的照片开始局部放大,截成好几张照片就开始暴风更新。远方的李胜利打了个喷嚏,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麽事就听见手机不断响起的提示音,打开就看到自己的睡脸。看吧看吧!这两人吵个架总要把祸水也泼到自己身上,李胜利觉得自己实在是欲哭无泪。

 传完照片后崔胜铉心情莫名的轻鬆了一些,抬头看着牆上的画作,想起权志龙当初看见他又买画时那张带着不满却又只能默默接受的脸,崔胜铉忍不住露出微笑。不知不觉间那人在自己心裡所佔据的地位越来越大,就像不断膨胀的泡泡一样,崔胜铉担心着自己再继续陷下去会使它因过大而破裂,但他仍旧被权志龙在喜怒哀乐各种不同状态下时呈现出的表情给迷的无法自拔。

 高冷的,可爱的,霸气的,向他撒娇的,
 他都喜欢。
 因为那些都是权志龙,
 都是「他的」权志龙。

 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突然意识到那人似乎已经在浴室裡待了快一个小时,崔胜铉皱起了眉头关上檯灯,过长的沐浴时间令他有些担心,他忍不住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却没达到回答,崔胜铉脑裡浮现出无数种不该发生的意外,他赶紧打开了门,幸好没有任何一种想像中的糟糕情况出现,他只看见了在充满泡泡的纯白浴缸裡睡着的权志龙。

 他简直就像是从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仙子。

Part.7

 权志龙悄悄的睁开了眼睛,确认崔胜铉已经走出房间去洗澡后放心的翻了个身。

 他现在正好好的躺在床上,崔胜铉在看见他后直接将他抱回床上,身下的床单是湿的,这令权志龙有些不适,但他还是眷恋着棉被所带来的温暖而不愿起身。

 虽然上头有着崔胜铉的气味可能也算是他不肯放手的原因之一。

 权志龙可没有特地装睡,在崔胜铉走近他以前他确实是真的睡着的,但当崔胜铉温热的指尖碰到他早已变冷的皮肤时他就清醒了。被抱起的那一刻权志龙有些惊慌失措,他可没想到崔胜铉会这麽做,毕竟他俩还在冷战中,权志龙以为崔胜铉会直接走出去,看来他的心情还不错。

 权志龙拿起床头的手机就看见上头的一堆提醒,滑开来便看见李胜利的睡脸,他无法克制自己的笑意,低声的偷偷笑着,却突然听见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权志龙急忙想将手机放回原位继续装睡,在手忙脚乱的时候还差点被手机砸到了脸,总算在崔胜铉进来的前一刻恢復原状。

 崔胜铉走进房间就发现床上的人儿呼吸异常的急促,知道那人已经醒来了却还在装睡,恶作剧似的拿起放在一旁的家居服装作要帮权志龙穿上,权志龙吓得瞬间张开了眼睛将自己往后退了一些,他可不想在清醒的状况下让崔胜铉帮自己穿衣服,这样事情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志龙,我认输。」崔胜铉举起双手做出投降动作,权志龙为此得意的勾起嘴角。
 「看吧,你一天也离不开我。」权志龙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着,心裡同时为了两人终于和解鬆了一口气。
 「是啊,既然你都赢了......」

 「你总该给我一个安慰奖吧?」崔胜铉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爬上床向不断后退的权志龙逼近。

Part.8

 权志龙轻轻推开了逐渐靠近的崔胜铉,他用手掌堵住了那人的唇,无视于对方明显不满的眼神开口道:
 「今天不准!」权志龙觉得崔胜铉听见以后就像隻被告诫不能偷吃零食的小狗,原本明亮的眼睛似乎都暗了几分。
 「为什麽不行?」崔胜铉拉开权志龙的手,一脸哀怨。
 「我们这不是才刚和好吗?总得好好自我反省一下嘛。」权志龙理直气壮的对着崔胜铉说道。
 「可是......」权志龙再度抬手摀上崔胜铉的嘴,阻止他准备说出的反驳。
 「反正不准就是不准,现在睡觉!」权志龙蜻蜓点水似的给了崔胜铉安慰性质的一个吻,接着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崔胜铉躺下。
 「现在这个时间,你要睡觉?」崔胜铉看了眼床头的小闹钟,他狐疑的望向权志龙,现在才下午三点,这麽早睡觉要做什麽,
 「不管!睡觉!」跳下床去关了灯,硬是让崔胜铉乖乖躺好,然后拉上窗帘回到自己的位置。

 「志龙,我睡不着......」安静了很长一阵子,崔胜铉再也忍耐不住,对着权志龙开口。
 「安静点,不行就是不行。」权志龙伸出手握住崔胜铉的大掌,感受到那人的温度后再次陷入梦境中。

 崔胜铉叹了口气,握紧了权志龙的手,他闭上眼睛停止脑裡的胡思乱想。他可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今天说好不做就不做嘛,他OK的。

 只是明天早上权志龙有没有办法下床他就不敢保证了。

Part.0

 泡泡一向是脆弱的一戳就破,
 爱情也是。
 但小心翼翼守护而来的爱情,
 不是才显得更加珍贵吗?

end.

 下一篇就会开始打大家点的梗了,中间可能穿插几篇26字母,基本上一周一篇,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给的喜欢,我会更加努力的!!

评论 ( 8 )
热度 ( 56 )

© 月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