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think I just need a hug.

TG 独居生活


*非拟实
*警官Tx明星G


Part.0

权志龙一直一个人住,可他到现在依然不会换灯泡。

Part.1

这不正常

权志龙不知道这句话的对象是客厅里灭掉的那颗灯泡亦或是镜子里自己过于开心的脸。今天是交往一周年纪念日,对,是他和那个看起来面瘫且不解风情的崔胜铉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当初权志龙为了让崔胜铉爱上自己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现在呢?他想起对方传来的讯息,左一句夸奖,右一句情话,直球般的攻势连权志龙这样的推拉高手都自叹不如,被对方的讯息弄的小心脏扑通扑通乱窜。

交往前可没听说过你这么会撩?

抬起头看向左边那颗灭了的灯泡,权志龙因为旁边四颗还亮着的灯发出的光芒刺疼了眼,转而盯着手上那颗在手心停留了将近十分钟的灯泡。他还记得上次电灯坏掉时自己去永裴那里蹭饭了三天,受不了死缠烂打的竹马飞快的跑去替他换好了才把权大爷送回已经明亮的家里。许久以前的记忆涌上脑海,权志龙忍不住露出微笑。

可现在家里的灯泡再次罢工了,权志龙脑里的第一个想法已经不再是跑到竹马的家里,而是打给那个此时应该执勤中的崔胜铉。

这不正常,权志龙舔了舔干涩的唇瓣。

因为这主意简直太棒了。

Part.2

原本安静的警署里突然响起轻快的音乐,权志龙好听的声音从手机的喇叭里传出,音乐声却在三秒内停止了,崔胜铉皱了下眉,望向身旁刚就职的菜鸟女警,看着对方低声的说着对不起并接起电话后眼神再次回到电脑,他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前辈不满的神色,为等会可能会被叫去训话的后辈默哀三秒,崔胜铉注意到自己平放在桌面的手机开始震动,打来的是方才声音的主人。

「怎么了?」崔胜铉压低音量,除了怕吵到别人自己也跟着受罚,同时也担心被发现电话那头的对象是大名鼎鼎的G-Dragon。
「你今晚有空吗?」权志龙发现了对方刻意放轻的声音,贴心的去掉了一贯的撒娇直接切入正题。
「这么直接的邀请,想我了?」想像了听到这句话后炸毛的小狮子,崔胜铉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呀!你大白天的说些什么东西!我家灯泡坏了!来帮我换灯泡!」权志龙实在没办法沉着的回应无论何时何地都精虫上脑的崔胜铉。他几乎用吼的说完这句话,崔胜铉的耳膜可就不好受了,幸好声音开的小,不然这么大的一声可是足以让整个空间里的人转过头来望着他的。
「今晚吗?你今天没事?」知道玩笑再开下去就不可挽回了,崔胜铉乖巧的将话题导回正轨。
「嗯,后天才要开始录音。」权志龙手里把玩着那颗握了很久的灯泡,一边想着晚餐该做些什么好。
「好,那我下班去你家找你。」说完后挂断了电话,崔胜铉收好手机后抬起头对上的是前方一个学弟羡慕的眼神。

「学长真不愧是模范,手机开震动的话不会接不到女朋友的电话吗?」充满好奇的语气中透露出他八卦的个性,崔胜铉只是对他微笑的摇了摇头,继续整理着上头分配下来的案件资料。

崔胜铉的手机铃声其实和那个女人是同一首,但他从不打开声音。

因为他的是权志龙在床上唱给他听的版本。

Part.3

崔胜铉晚上7点准时到达了权志龙家门口,在按下电铃之后门缓缓的打开,权志龙倚在门上将访客用的拖鞋递给崔胜铉,他接过之后揉了揉权志龙一头蓬软的亮橘色头发走进玄关开始换鞋,原本就没多整齐的头发被弄的更乱,权志龙小声的抱怨了几句后关上门跟在崔胜铉身后走回客厅。

坐在舒适的沙发上,崔胜铉把包包放置在一旁,在这个家留宿过不少次,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这空间太过庞大,仅仅只是灭了一颗灯泡就显得有些昏暗,但他并不讨厌。

因为这让整个客厅的氛围变得更加暧昧。

「哥,椅子。」权志龙贴心的拿了一把椅子来给崔胜铉垫脚。
「谢谢。」那人无论何时都维持的敬语完全正中崔胜铉为数不多的小小癖好,他扶着权志龙的肩膀踏上椅子,开始转下那颗已经不再发光的灯泡。
「哥吃饭了吗?」抬起头盯着崔胜铉,权志龙在心里感叹着对方熟练的动作。
「还没,有想吃什么吗?」将取下的灯泡与权志龙手上的互换,旁边的强光令他有些难受,微眯着眼,崔胜铉开始装上新的灯泡。
「那我来煮饭吧,报答哥今天特地赶来换灯泡。」
「还是算了吧,我怕你把厨房烧了。」此时崔胜铉已经把灯泡换好了,权志龙听到这句话后撅起了原本微笑的嘴,心里固然是不满,但担心崔胜铉摔下来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让他扶着自己的手回到地面。

崔胜铉不得不说长时间待在发光体旁边眼睛真的不好受,泪腺自动分泌出的生理性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但他还是能发现被自己戳中痛处的权志龙正在跟他赌气,可爱的反应令他不禁笑弯了眼。

面对突然变得明亮的室内权志龙还有些不习惯,加上方才崔胜铉的话真是彻底的伤了他的心,他的厨艺可还没糟糕到会烧了自己家好吗?低下头稳定自己即将爆发的怒气,再次抬起头时,权志龙看到的是在光晕下格外耀眼的崔胜铉,雕塑般的脸庞,比往常湿润的眼睛里带着笑意,像一潭清澈的湖水。

就像天使下凡了一样。

Part.4

他反悔了,那家伙根本不是天使。
充其量也只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特别凶猛的那种。

先不追究崔胜铉在他帮忙洗菜时故意贴在他耳旁说话绝对超过十次,那只不规矩的手停留在他身上的次数肯定不低于十五次,这些都还能解释,可此时餐桌下对方有意无意的膝盖碰触和不时碰到的脚尖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脱罪的了。但权志龙不知为何的就是发不了火,反而还有点高兴?

自己一定是病了,权志龙的脑里想着。

注意到对面的人开始放慢进食速度,甚至开始用叉子虐待起盘子里的食物,崔胜铉知道是时候该好好修复自家小狮子那不可伤的自尊心了。

「今天过的好吗?」
「还好,你呢?」权志龙依然拿着叉子赌气似的刺向无辜的花椰菜。
「不好,有人用你的歌当手机铃声。」崔胜铉孩子气的反应令权志龙忍不住笑出声,抬起头看着他。
「这有什么不好?」
「你太完美了,我怕你被抢走。」权志龙总觉得自己每次对上崔胜铉那仿佛藏着银河系的眼睛就说不出话了,于是他只能低下头继续吃着晚餐,有意无意的让自己更接近崔胜铉一些。

晚饭结束权志龙窝在沙发的一角滑着手机,崔胜铉洗完碗从厨房走出来,在另一个角落坐下后打开电视。晚间新闻主播悦耳的声音传进耳朵,突然感受到气氛变得有些不对劲,权志龙抬起头,电视萤幕上是自己上礼拜日和一个女团后辈在游乐园玩被拍到的画面,那个女孩的脸上绽开漂亮的笑容,和此时他身旁的崔胜铉形成鲜明对比。

哦,这下糟糕了。权志龙的心里暗叫不好。

Part.5

「所以你上礼拜日不和我见面就是为了跟这女人出去?」语气冷的吓人,权志龙偷偷的打了个哆嗦,稍稍移动让自己更靠近崔胜铉一点。
「我们是很多人一起去玩的,我跟那个女生没什么交集啦。」带着讨好的语气,权志龙小心的瞄着崔胜铉的眼色。
「她看起来可不像和你没什么交集。」崔胜铉心里的不满简直是以最高速冲到了顶点,他没有任何一丝一点怀疑权志龙的意思,他讨厌的是那人竟然为此拒绝了他们难得的相处时间。
「你也了解的嘛,有时也是得炒点绯闻掩饰......」「我不了解!」崔胜铉关掉电视,转头望向还试图解释些什么的权志龙,他已经快要压抑不住自己即将爆发的怒气。

权志龙知道现在的崔胜铉正处于暴怒的状态,他有些委屈却没有办法说些什么,毕竟是自己理亏。崔胜铉这种人平时很好相处,一旦触碰到底线就变得难以沟通,甚至有些无理取闹。他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放低姿态在崔胜铉的唇上落下安抚性的一吻。

「别生气了,好不好?」权志龙让自己靠在崔胜铉的肩上,温顺的像是一只小奶猫。
「我知道错了,不要板着脸嘛。」意识到那人的无动于衷,他再次贴上了崔胜铉的温热且干燥的唇,这次崔胜铉不再毫无反应,他扣住权志龙的后脑勺,灵巧的舌头撬开那人的贝齿开始在口腔里肆虐。权志龙觉得自己在这样充满侵略性的吻下有点缺氧,他只能感受到自己像是被崔胜铉的气息所笼罩,脑袋昏昏沉沉的无法思考,那人的手还搂着自己敏感的腰部,像是在点火似的使他的体温逐渐升高。

结束了绵长的吻,权志龙已经是双颊泛红的状态,正以为崔胜铉要接下去做些什么,那人却已经开始收拾起包包,他有些不解,抓住崔胜铉的衣角询问道:
「要走了吗?不留下来?」带着失望的语气,权志龙看着崔胜铉站起身来。
「嗯,明天早上要执勤,你好好休息。」崔胜铉宠溺似的笑笑,再次揉了揉权志龙的头发后走向玄关,和权志龙道了再见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崔胜铉关上了权志龙家的门后停在原地,他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有些太超过,他确实认为不明确的表达自己想法的话这种无意义的争吵肯定还会发生,可权志龙的反应令他有些心疼了,那不知是因为情欲还是什么而蒙上水雾的眼睛像是要哭了一样,使得他的决定有些动摇,但他依然选择了留给彼此冷静的空间。

权志龙有些茫然,他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整间房子里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说不出的情绪涌上心头,他蜷缩在沙发的角落,开始滑起手机试图排除那种莫名的心烦。

可恶,谁准你撩完就跑的?

Part.6

权志龙让自己半张脸都沉进水里,他需要思考时都会这么做,浴缸里的水温适中,此时却让他觉得有些过凉。他有些疑惑了,对于自己和崔胜铉的关系。

他们第一次相遇并不是什么太过美好的回忆,那天权志龙顶着一头萤光粉色的头发在一间夜店里放任自己喝的烂醉,待在舞池里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摇摆。他走到酒保那里点了一杯鸡尾酒,拿到的同时撒了旁边的人满身,他想着该道歉,却在对方转过身时失去了中心倒进男人宽厚的臂膀,他在鸡尾酒的甜味下闻到了那人淡淡的Dior Homme香水味。

之后的记忆就断片了,权志龙醒来时已经在自己家里的床上,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家的,也不记得最后他是怎么样补偿那个衣服被他泼到酒的男人,他只在自己昨天穿的的香奈儿新款风衣外套的口袋里翻出一张背后写了手机号码的名片。于是权志龙得知了那个男人名叫崔胜铉,任职于首尔江南警署,他立刻拨通了那个号码,对方是个有着低沉嗓音的男人,权志龙向对方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以及歉意,崔胜铉接受了他的邀约,他们说好下午三点在一家小咖啡厅碰面。

崔胜铉身上依然带着淡淡的香水味,权志龙觉得他比自己记忆中的样子好看,他从没见过这么适合穿白衬衫的人,以前没有,未来大概也不会有,那就像是替他量身打造的一样,挑不出任何一丝缺点。两人先是谈了昨晚的事,接着就开始东一句西一句的聊了起来来,到了晚餐时间才向彼此道别。

崔胜铉那天表现出的态度斯文有礼,脸也是无可挑剔,权志龙承认,崔胜铉完全就是他的理想型。

接着两人的联系就是来自他的不断纠缠,他先是让崔胜铉习惯每天晚上八点准时打来的电话,接着刻意断了音讯,成功的让崔胜铉意识到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后进入到现在的关系。

可是他们能见面的时间不长,权志龙繁忙的行程没太多的时间让他们相处,见面就是拥抱,亲吻,做爱,无数次的循环,自己有时的任性,崔胜铉偶尔吃点小醋,似乎就能将这一年间发生的事交代完毕。那他在崔胜铉的心里的定位到底是爱人还是所有物?权志龙自己一时之间似乎也说不明白。

想到这里权志龙打了个喷嚏,水已经完全变冷了,他踏出浴缸后将自己的身体擦干,穿上睡衣的同时摇了摇头想把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走,却发现自己做不到。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走到卧室,他陷进了自己柔软的大床,闭上眼睛后崔胜铉好看的脸不断的在脑海里放映,挥之不去。

明明一个小时前你还在我身边,我却已经开始想你了。

Part.7

权志龙经过一番挣扎,最后还是打给了崔胜铉,挣扎倒不是因为那愚蠢的自尊心作祟,他只是不知道该和崔胜铉说些什么。只是道声晚安显得有些奇怪,谈论一天的工作?不,这样又会扯到那件讨厌的绯闻。

权志龙想不到什么适当的话题,毕竟他们只分开了一个小时。

「怎么了?突然打电话过来?」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崔胜铉好听的声音传来,权志龙在床上翻了个身,开口道:
「没什么,你在干嘛?」
「刚洗好澡,你呢?」
「我也是。」两人陷入一阵沉默,谁也没有说话,却也没有人将电话挂断。

「我想你了。」最后还是崔胜铉先开了口,他没给权志龙回应的机会,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
「志龙,我想你了。」
「虽然我们才刚见完面。」
「但我似乎不能没有你了。」
「早知道我就不该走的。」
「这样我就能替你吹干头发。」
「这样我现在就能把你圈在怀里。」
「志龙,我想你了。」

「我也是。」
「我希望你在我身边。」
「我需要你。」权志龙这句话说的并不大声,却清楚的传进了崔胜铉的耳里。

「志龙。」
「我们已经交往一年了。」
「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我想要每天看到你的笑容,也想要每天煮饭给你吃。」
「我想要每天晚上拥着你入眠,也想要每天早上看着你的侧脸清醒。」
「呐,志龙,我们同居吧。」崔胜铉说完这句话后等了一会却没听到回答,只听到了电话那,另一头传来了细小的呼吸声,权志龙似乎已经睡着了,他只好挂断了电话,却没忍住笑,他觉得自己家的小猫真是太可爱了。

你说说哪个睡着的人呼吸声这么急促的?

Part.8

隔天一早权志龙被急促的门铃声吵醒,他揉了揉昨晚因为没吹干而乱翘的头发,抓起身旁的手机看了眼时间,早上七点,哪家快递这么勤奋的?还没清醒的脑袋无法运转,他坐在床上发着呆,再次响起的门铃声令他不得不走下床跑去开门。

「来了!」权志龙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已经穿好警察制服提着Rimowa行李箱的崔胜铉,他吓的关起了门,怀疑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打开门却被抱了个满怀,他觉得自己像第一次见到崔胜铉一样迷眩在那透露出野性的香水味。

「你怎么来了?」权志龙挣脱了怀抱,他现在穿着睡衣,还没刷牙洗脸,头发四处乱翘,他不想让自己这副模样被崔胜铉盯着。
「你怎么可以把未来的同居人关在门外呢?」崔胜铉看着愣在一旁的小狮子,他觉得这样不加粉饰的权志龙比台上的他更加好看。
「可是我没答应啊!」权志龙著急了,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昨晚听完以后根本没办法安心的睡觉,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把自己累到睡着。
「所以你昨晚听见了?不是睡着了吗?」崔胜铉露出一抹坏笑,他设的陷阱可真的抓到猎物了。
「呀!崔胜铉你坑我!」权志龙意识到自己被崔胜铉陷害了,气的皱起眉头直跺脚。
「既然你没回答,我就当你默认啦!」崔胜铉一个侧身进了权志龙家,像是在自己家似的进到房间。
「崔胜铉你......!等等!不要乱翻我的柜子!」权志龙进到房间就发现崔胜铉放好了行李就开始到处乱逛,急急忙忙的跑去阻止。
「好啦,我得去警局了。」崔胜铉抱住了冲进房间的权志龙,在他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等我回家,好吗?」权志龙在迷迷糊糊之际点了点头,目送着崔胜铉走出门外,意识到自己真的开始和崔胜铉同居了,然后突然脸上一热,权志龙把自己埋到棉被里。

崔胜铉穿制服的样子,太帅了!

Part.0

权志龙一直一个人住,可他到现在依然不会换灯泡。
但这并没有关系,
他同居人崔胜铉会负责的。

end.

谢谢亲故上一次给的喜欢!我会继续写TG的!

评论 ( 12 )
热度 ( 91 )

© 月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