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think I just need a hug.

TG Untitled


*突如其来的灵感
*短小渣

他今天要结婚了。

其实你对这个消息一点也不觉得讶异,对那总在各种采访里吐露自己渴望家庭的人而言,结婚肯定是人生规划中的一件不能再必要的事。你在镜子前理了理西装,再次检查所有要带的东西以后和母亲一起搭车出了门。

几个弟弟躲躲藏藏的不敢跟你说这个消息,直到昨天才鼓起勇气似的告诉你,他们知道你没有拿到请帖,却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三个月前他就先告诉过你,他说他要和那个女孩结婚了,你当下有些愣住,毕竟那时你们并没有分手,这句话的出现未免显得有些突兀,但你随后马上想起当初建立关系时说过的话,只要一方后悔马上就能终止这段必定走不到结局的恋情,你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给他最后一个拥抱,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过的幸福。

是呀,你们的爱情当初连理应最甜蜜的开始都是悲观的。

「你爱她吗?」你在离开这气氛糟糕的地方以前向他问道,但他只是低头沉默。
「那你爱我吗?」第二个问题他也依旧没有回答。你这回是真心的笑了,那平时优柔寡断的孩子总在这种时候才表现的特别决绝。你转过身往外头走,想着刚才应该要更洒脱一些,问这种问题岂不只显得自己还恋恋不舍?
「哥,你会来吗?」他在你身后问道,语气里已经带上浓重的哭音,而你只是挥了挥手表示拒绝,没转过头再看那人一眼。

或许是因为根本没敢再回过头看那人一眼。

最后你还是反悔的选择去参加婚礼,你给自己找了无数个像同团体的成员不去参加会很奇怪这类的正当理由,说服自己无数遍以后踏入了会场。你是用母亲的请帖进去的,会场装饰的非常漂亮,你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他设计的部分,泛起的泪水让你的视线模糊,你抬手揉了揉眼睛逼迫自己不准流下眼泪,同时在心里嘲笑自己实在是过于脆弱了,连这点程度的心痛都无法忍受。你交了礼金就坐进永裴他们在的那桌,他们看见你的到来似乎都非常惊讶,和你打了声招呼以后就陷入一阵沉默,战战兢兢的连原先正说着的笑话都说不下去了。

你上个礼拜寄了幅画给他当作新婚礼物,是他在你耳旁提过不下百次的那幅。你原想等到他生日时再当作惊喜礼物当场拿给他,现在看来似乎也不可能了。正当你的脑子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灯光突然暗了下来,新娘和她的父亲缓缓走上红毯,新娘在他面前停了下来,他体贴的扶着新娘走到定点,画面美好的让你心神不宁,你再也无心聆听神父宣读那对你而言宛若恶梦的誓约,却没办法移开视线。他们在互许终生后交换了戒指,他亲吻新娘时你已经看不清那画面,身旁的掌声久久没停,一下下打在你心上都是无法忍受的疼。

你终究还是哭了。

你没吃几口菜就开始喝起酒来,桌上那瓶昂贵的红酒出自你喜欢的那个法国酒庄,不知是那人刻意的挑选还是无心的习惯,可惜那散发香气的酒液并未被你好好品尝,永裴他们阻止了你的牛饮,以对胃不好的理由想让你停下动作,但你就像个任性的小孩一样不肯听劝,依旧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这行为导致他来敬酒的时候你已经有些醉了,他看见你时瞳孔明显的震荡表现出他的讶异,但随即就用笑容将其掩盖。你猜想他肯定看到了你泛红的眼眶,欲言又止的嘴形想说些什么却又收了回去,幸好一旁的亲友们起哄着要新人喝酒才勉勉强强糊弄了过去。你笑笑的看着替新娘挡酒的他,那人明明酒量称不上好却还强逞英雄的模样和往常别无二致,只不过是他身旁那个人不再是你罢了。

没能等到婚宴结束你就假借喝醉为理由仓皇逃走,还要再献上虚假的祝福对你来说过于难受,你不想从他的新娘手里拿到喜糖,像只把头埋进土里的鸵鸟一样不愿面对现实。婚礼隔天他在ins上发了张照片,里面出现的除了他与新娘紧牵着的手以外全是大家送他的新婚礼物,你的画并不在这照片里,也不知道他是还没收到又或者是根本不想要,你没去向他追问,深怕结果只会让自己更伤心。

一周后他突然邀请你们四个一起去参观他的新家,你对此完全摸不着头绪却还是跟了过去。他的新家很漂亮,但里头已经没有再出现任何你送给他的艺术品,你表现的挺冷静的,没有情绪暴走就已让你感到非常欣慰。他和妻子热情的招呼你们,带着你们参观所有的房间,但走廊尽头有个房间不论如何要求他都不肯让你们进去,他说那是他的秘密基地,他的妻子在一旁装作不满的吐舌抱怨连她也没有钥匙,你看着那扇紧闭的门没有作声,脑袋却不停的想着该怎么进去。

你趁他们参观下一个房间时假装要去厕所的跑到那间房门前,轻轻一试才发现那门竟然没有锁,像是知道你一定会闯进来一样。你走进里头忍不住震惊,他把所有你送他的东西全放进了这不算小的书房里,桌上放着你的照片,椅子整齐的排列在一旁,那幅最后的画就挂在书桌正前方的墙壁上,你凑近想将它看个仔细反被桌上的本子吸引了目光。你知道那是他的歌词本,和总是一片杂乱无章的页面相反,现在翻开的那页只有他用铅笔写下草草的一句话:
「哥,抱歉。」

你用指腹抚过字迹,这才发现下方还有无数次写上但最后仍旧被橡皮擦拭去的「我爱你」。

他实在是太过残忍了,这就像将你心射穿的最后一枪,让你再也无法忍住情绪的彻底崩溃瓦解。你在这房间里哭的撕心裂肺,那本子上他略为潦草的字体都被你用眼泪晕开,你颤抖的拿起桌上的笔也留了一句话,走出房间前看了那幅画最后一眼,接着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他的新家,那个没有属于你位置的家。

「我也。」你留在他本子上的字不知是附和他的抱歉还是爱意。

你仍是他心中的挚爱,然而你俩已经不能再相爱。

end.

你们可以打我了 我不会挣扎的

晚安

评论 ( 29 )
热度 ( 46 )

© 月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