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think I just need a hug.

TG 谎 10


*渣

「志龙,我们交往吧?」崔胜铉紧拥着刚被他抱到床上的权志龙,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喜悦。
「......什么?」权志龙想推开崔胜铉,反而却被抱的更紧。

「我说,我们交往吧?」他以为权志龙没听清楚,在那人耳边又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权志龙这次成功的把他推开了,皱起眉一副不解的模样。
「什么为什么?我们现在不是......?」崔胜铉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
「你想多了吧,我当初住进来只是因为方便解决生理需求而已。」
「维持现在的关系就很好了,各取所需又不必顾虑什么。」一个个词从权志龙嘴里以不可控的速度说了出来,他像是要说服自己似的说的特别快,没能停止的连着撒了好几个谎。
「我从来没想过要和你在一起。」权志龙最后说出的这句话将整个房间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你在说谎。」崔胜铉直盯着权志龙的眼睛,几乎是要将他暗藏的心思看穿一样。
「我没有!」权志龙大声的反驳,他瞪大了眼看向崔胜铉,却随即像是心虚的低下头,手指不停揉搓着棉被。
「我没有......」他小声的重复一遍,似乎连自己都还没能接受这样的说词。

「......你难道一次都没有对我动心过吗?」崔胜铉低着头思索了很久才吐出这个问题。
「对。」权志龙回答得很坚决,其实心里早已反悔了千万遍。

「所以你到底做不做?」权志龙开口问道,这个问题像是变相的对崔胜铉宣告着他俩的关系不过就仅止于肉体罢了。接着又是一阵难耐的尴尬沉默,他没移开凝视着崔胜铉的目光,却只能看见那人头顶的发旋。
「......休息吧。」明明是与上次相同的问题,权志龙这回却没有得到理想的回答,崔胜铉从床上起身后就往外头离开,没有回头也没有再说些什么。未被妥善关好的房门被风吹的大力阖上,留下刺耳的声响在过于安静的空间里回荡。

权志龙抱着膝盖低下头,把自己缩进房间的角落,心里想着说谎话所带来的后果可真他妈的难受。

谎言是把抹了毒药的双面刃,说出口的同时就让两方都受到了伤害,谁也不会好过。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说谎成性的他却难以表达出真实的感受,只能用虚假的违心之论把自己给伪装起来,每每提到要和某人有情感上的承诺就忍不住退缩,像是某种自主启动的保卫机制一样,替他故作坚强的与每个人都抱持虽然不远却也不近的关系。

现在回想,或许他当初就不应出于私心的住进这间房子,又或许在他交到女朋友那晚就不该跑来找崔胜铉,这错误的恋慕之情本来就不应该存在,早在第一次产生悸动之时就得把它给彻底扼杀才行,而不是留到现在才痛苦的试图将其除去。可是后悔也已经太迟,覆水难收,一切的一切早就全都来不及挽回了。

然而即使他在崔胜铉询问时选择了说出真心话又能有什么用呢?
毕竟残酷的现实可不是孩提时代的扮家家酒,幸福且美满的爱情只可能存在于童话故事中。

所以他自始至终,都只适合当个该死的谎话精。

tbc.

Hhhhhhhhh求求你们不要打我www
这大清早应该没什么人??
溜了溜了

评论 ( 18 )
热度 ( 31 )

© 月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