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think I just need a hug.

TG Rose|NC17|


*8 Femmes
*花魁
*bgm:Rose-elo


Part.1

无法抗拒的坠入因你而甜的荆棘梦境。

Part.2

花魁道中。

三枚齿下駄由外向内画着圆,八文字的走法典雅好看,他梳着伊达兵库的发,上头的饰品因摆动而叮当作响。艳红的振袖和服像燃的正旺的火又似那风情万种的玫瑰,露出的白皙后颈让人联想浮翩。姣好的脸庞与点上红色的樱桃小嘴,眼神勾人,仅仅只是微微一笑都妩媚的令过路行人驻足,虽知遥不可及仍令人惊艳与折服的美貌。灯火摇曳,看来今晚又将是个不眠夜。

此地乃一方乐土。

这里是城市旁一块与世隔绝的广阔区域,作为唯一真正合法存在的性交易区,里头的性工作者们皆身着和服,建筑物古色古香,因此许多寻欢客称呼这里为「新吉原」,替这与现代化都市显得格格不入的地方取了个好名字。

T倚在门旁抽烟,他可不是有钱有闲能玩得起花魁的人,作为全吉原里最大间扬屋的老板,他自然是得好好迎接即将为自己带来大笔财富的贵客。他丈青色的浴衣被风吹动,盯着那正往这里走来的队伍微微皱起了眉,他还不太习惯G穿的如此华丽出现在他的面前,在心里盘算了些什么后把下人叫了过来,吩咐了几句就挥挥手让那人离开,直起身子和那缓步走来的G对上了眼。

「等您很久了,太夫大人。」T对G行了个吻手礼,西式的礼节和古典的环境搭配起来有些奇异却异常适合。
「今后也还请多多指教了。」G礼貌性的回以一个微笑后便小心的迈开步子进到了扬屋内。

「明天来找我,想你了。」T趁着G走进屋内众人忙着收拾物品的同时贴在G的耳旁小声的说道,在众人起疑前就走到了前头为G带路,一如往常。

而G低头抿了抿嘴,连公式化勾起的嘴角里都不着痕迹的添了几分真心。

Part.3

当他第一次见到G时,那人这辈子就已经注定是个商品。

那时G才刚满八岁就被父母卖了进来,男孩在这是没什么用处的,顶多就是在青少年时期让某些有特殊癖好的人们玩玩就成了废弃品。原先应该是要被父母捧在手心上呵护的年纪却被迫接受这残酷的现实,G变得比同龄人要来的早熟,为了混口饭吃只能在各扬屋内打打零工。然而人生总是难以预料的,当他不小心撞上当时的老板,也就是T的父亲的那一刻起,命运就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那孩子是可造之材。」T的父亲这么对游女楼的负责人说道。
「你睡傻了吧?养个男孩有什么用?」那精明干练的女人吸了口烟,挑起眉来毫不掩饰眼中的怀疑。
「他不一样。」他一把抢过女人手上的烟,让火星消失在烟灰缸中。
「感觉来了?」女人翻了个白眼。
「嗯,没成功的话,钱给我出。」男人眼里是满满的自信。
「唉,把他带来给我瞧瞧?」女人叹了口气,点燃了另一根烟。

女人仔细的打量着眼前刚换上正式衣服的G,原先想刁难的话被硬生生吞进了肚里,她欣赏G对上她时毫不畏惧的眼神,平常哪个孩子看见她不是哭哭闹闹的?她心里不禁对这特别的男孩多了几分好感,撇过了头就当作是同意了,身边的下人们立刻就带着G去熟悉环境,把他那少的可怜的行李搬到了新的房间。

最后G被T的父亲带去了扬屋,那人嘱咐G以后在这不用拘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还把自己的儿子叫了出来,告诫两人以后要好好相处。

「以后请多多指教。」T对G伸出了手,G伸出手回握后感受到掌心有点异样,摊开来看才发现手心上被放了一颗从未见过的进口糖果,他惊讶的抬起了头,面前T好看的脸庞此刻正笑的灿烂。

连对情事还懵懵懂懂的他为此都觉得心里漾起了波波涟漪。

可惜他所不知道的是,爱情在这往往就只是个让游女心甘情愿留在吉原里的手段。

Part.4

「父亲,您为什么会选他?」他不是个男的吗?T后半句话后半句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就被他父亲凛冽的眼神给噤了声。
「他......我交代给你的事做好就行,别管这么多。」
「是。」T行了个礼后从桌上抓了把糖,接着就匆忙的跑出了屋内。

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这种伎俩,父亲总要他在见那些小姑娘时递上一颗糖,利用好看的皮囊来欺骗那些纯情的孩子。起初虽良心不安,次数多了倒也习惯了,脸上表情少了僵硬,多的是与年纪不符的世故。

「哥,怎么这么久啊?」G从屋旁跑了过来,拉着T的手就往游女楼那儿跑了起来,他已经留长到肩膀的头发被风吹的凌乱,路上的人们都被他们的欢乐给感染,温暖的像是得到了这吉原里不曾有过的阳光。

他们总是一起玩耍,一起学习,一起吃糖,有空就跑去听漂亮的游女姐姐给他们说故事。有次偷偷的翘掉了无聊的数学课试图跑去外面的世界玩,被抓回来的时候虽然挨了一顿训却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偷偷笑着,游女楼的负责人姐姐总被他俩气得半死,不管怎么劝都说不停的T和老跟在T后头跑的G实在顽皮,叹了口气后还是忍住了阻止他们玩闹的冲动。

G在十岁那年当上了负责人姐姐的秃,也就是替她打杂的角色,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她是全吉原里最名贵的太夫这件事。她亲自教导G书法、短歌、围棋、三味线等等必备的才艺,她会在G做错事时严厉的斥责他,也在G因挫折而哭泣时替他轻轻的抹去眼泪。而当她走上街时又是另一种不同的面貌,赤红的灯火,时而妩媚一笑,她自信而又美丽的面貌深深的印在了G的脑海,连带对成为太夫有了美好的憧憬。

想成为花魁就必须当上振袖新造,学习因此也变得繁忙了起来,两人能相处的时间自然就减少了许多,T也忙着向父亲学习商业管理等等复杂的事,难能可贵的休息时间两人总是凑在一块玩,脸上露出的笑容像回到了童年一样快乐。

或许正因为能相处的时间太短,谁也没能意识到紧牵着的手掌所代表的情感早就变了味道。


后续走链结:
https://shimo.im/aU1f3gz313MzBZxs

评论 ( 19 )
热度 ( 53 )

© 月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