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think I just need a hug.

TG 清醒


*冲动下的产物
*开学了,忙得近乎崩溃

Part.0

权志龙是哭着醒来的,他分不清那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Part.1

许久未出现的恶梦突如其来的在今晚找上了他,梦里发生的事真实的令他感到害怕,他将头靠上崔胜铉的背脊试图得到一些安全感,避免吵醒崔胜铉而压抑着抽泣声,他将手环上了崔胜铉的腰,拒绝让自己再次回想起梦境的内容。

最终还是没能瞒过崔胜铉,他转身将那眼角还带着泪的人儿圈进怀里,轻拍着权志龙的背作为安慰,用手指抹去了怀中那人眼角的泪水,不停的在权志龙额上落下温柔的吻。他没有问原因,只是在权志龙需要自己的时候,适时的给予一个温暖的拥抱。

「......我做了个恶梦。」声音里还带着轻微的鼻音,而崔胜铉只是把权志龙抱紧了些,没有开口。

「我梦到所有人都不要我了,眼神里全是嫌弃。」
「连你也不要我了。」权志龙抬起头看向崔胜铉,眼睛有些红肿。
「我这不是在你身边吗,别胡思乱想了。」
「放心,你在我心里待的好好的。」崔胜铉在权志龙的唇上落下一个轻浅的吻,揉了揉那人的头发后闭上了眼睛。

「啊,这样啊,真好。」权志龙用力回抱住崔胜铉的腰,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
「......真好。」他看了眼崔胜铉的睡脸勾起微笑,接着把自己埋进了崔胜铉的胸膛。

Part.2

他们已经交往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同居了好一阵子,待在彼此的身边已经是如呼吸般自然的事情。尽管忙碌的行程使他们无法时常待在家里,两人精心布置的房子也是最令人安心的地方。

权志龙总喜欢穿着一件宽大的上衣和内裤在家里跑来跑去,露出白皙好看的腿,腿根上的刺青总在走动时若隐若现,撩的让人心痒。

他还有个改不过来的坏习惯,吹头发对他而言似乎是件天大的难事,从浴室里出来时发丝总是还滴着水珠,随意的用毛巾擦过之后就不再理会,直到某天因此而受凉感冒后,崔胜铉才开始替那太过不在乎自己身体的小子吹头发。

权志龙总会在洗完澡后钻进崔胜铉的怀里,等着那人拿起准备在一旁的吹风机替他服务,温热的风和轻柔的动作是令人身心放松的享受,嘴角因此而幸福的扬起。

「好了,起来吧。」崔胜铉关起吹风机,揉了揉权志龙几乎全干了的头发。
「唔,再吹一会嘛。」权志龙侧过身子将头靠上崔胜铉的肩膀轻蹭。
「很舒服吗?」崔胜铉露出微笑,和那快睡着的人儿交换了一个浅尝即止的吻。
「嗯,所以继续嘛。」因疲倦而拖长的尾音带着些许的撒娇。
「不行,困了就快点去睡吧。」崔胜铉拍了拍权志龙的背示意他起身。
「不要,就再坐一下,好吗?」睁开了眼睛盯着那皱起眉头的男人,用尽自己最无辜的眼神来求情。
「......好吧。」权志龙闻言勾起了满足的微笑,将手勾上崔胜铉的脖子上闭起眼睛休息。而被限制住行动的男人只能叹口气,等赖在自己身上的人熟睡后再把他抱进房间。

一如往常,倘若时间暂停在此刻该有多好。

Part.3

本来就不是什么擅长保守秘密的人,即使管好了廉价的嘴还是泄露出了不少不该说的事情。他和崔胜铉在交往几乎已经是圈内人知而不提的事情,无意间的举动总会出卖他俩的感情状态。

「不会说谎的眼眸。」歌词里不都明着写出来了吗?

第一次被叫进社长办公室的时候他们两人都紧张的直冒汗,硬着头皮推开了那似乎比平常沉重许多的门。收到警告是预料中的结果,但没有遭到反对实在令两人感到惊讶,他们在走出门外后相视而笑,像是得到了和整个世界抗衡的勇气。

随后涌上的无数次警告都被他们抛诸脑后,身上相同的首饰,同款的鞋子似乎都在向全世界宣告着他们是一对情侣,在舞台上变着花样的玩闹,当时年少轻狂的两人像是不知道害怕二字怎么写,从未停歇的表达对彼此的喜欢。

然而年纪一天一天的增加,勇气似乎正一天一天的减少,他们在台上的互动变得冷淡,害怕被人看出他们的关系,想把对方藏在自己的身边不被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不想让自己珍视的人被残忍的言语攻击。

只偶尔在对视的时候,给对方一个灿烂的笑容。
却甜的让人从心里感到温暖。

Part.4

权志龙躺在录音室的沙发上滑着手机,脸上不时泛起微笑。

崔胜铉为了拍戏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而此时他们正用着难得的休息时间聊着彼此的近况,打字的速度飞快,生怕慢了一点就来不及和对方再多讲些话。

分离所产生的思念是一帖立即见效的猛药。

许多当着面说不出口的情话都因为传讯息而变得简单许多,硬是缠着崔胜铉让他发了一张自拍照给自己,照片里的男人帅气依旧,就是眼眶下明显的黑眼圈令人心疼不已,他发着讯息提醒崔胜铉要早点休息,看着占满了聊天记录的喜欢和爱心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连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甜丝丝的。

「哥,你们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李胜利对着权志龙说道。
「当然,怎么了?」崔胜铉的休息时间结束了,权志龙现在才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
「你们都不会吵架吗?」神情里带着好奇和羡慕。
「会啊,只是不常。」草草的回答了问题,权志龙看着手机背景上两人出游时照的相片露出了微笑,轻轻的在上头的崔胜铉脸上留下一个吻。

「......志龙,看一下新闻。」安静了一小段时间,东永裴小心翼翼的开口。
「发生什么事了吗?」权志龙从他的语气里察觉到一丝异样,他点开了东永裴发过来的网址,看着上头的照片瞪大了眼。

照片里的崔胜铉对着那女人笑的开心,似乎因为是偷拍使得画质有些模糊,却仍能感受到两人之间良好的气氛。标题上斗大的字实在是过分残酷,他咬紧了下唇,一时没能好好施力就让手机落在地面。

坠地时发出的声音刺耳的令人心碎。

Part.5

权志龙坐在沙发上等着崔胜铉久违的回家。

他还没向崔胜铉提起关于那件绯闻的事情,与其说是让他无牵挂的完成拍摄,更合适的说法是他害怕了,害怕他这次得彻底失去崔胜铉了。

心里越想越慌,权志龙窝在沙发的一角啃着指甲。推开门的声音在此刻被无数倍的放大,崔胜铉在看到他时脸上漾起好看的微笑,把行李暂放在玄关后进厨房倒了杯水喝,和平常一样的举动此时带着令人不知所措的心痛。权志龙跟了进去,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崔胜铉。

「怎么了?」崔胜铉脸上满是不解。
「你看到新闻了吗?」权志龙用牙齿撕咬着唇上干裂的嘴皮,直到尝出了些许的血腥味才作罢。
「看到了,我那时正和她谈到你。」权志龙因意外而挑了下眉。
「什么时候看到的?」
「当天。」
「为什么没有和我说?明明事实不是我看到的那样,为什么不和我解释?」权志龙看着崔胜铉大口大口的把水灌进嘴里,紧皱着眉头。
「志龙,我有点累了,我不想和你吵架。」崔胜铉说完就准备走出厨房。
「为什么不和我解释清楚?你知道我很担心吗?」他大声的喊着,崔胜铉因此回过了头,眼神是权志龙从未见过的冷漠。

权志龙害怕的后退了几步,却正好撞上了一旁的杯架,玻璃杯坠落在地上产生的碎片在他脸上划出一道血痕,崔胜铉见状马上冲上前去把他带离危险的区域,脸上的担忧和不舍与刚才判若两人。他替权志龙上完药后吻了吻那人的额头,揉乱了权志龙的头发眼神展露出满满的心疼与自责。

「去床上等我好吗,今天早点休息。」权志龙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等崔胜铉从浴室里出来后权志龙已经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了,他关上灯后把那人拥进自己的怀里,而权志龙也紧紧的回抱着崔胜铉,像是带着要合为一体的恳切。

但当他醒来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就已从崔胜铉的怀抱里逃出来了。

Part.6

最终的起火点事件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前些日子的绯闻很快的因为女方早已有男友而被确认是错误消息,两人的生活方式也变回像往常一样,平淡的度过每一天。

然而今天不太一样,不知道是因为权志龙忘记穿拖鞋就在冰凉的地面上乱跑,亦或者是崔胜铉忘记今天轮到他喂猫。从某人的几句碎念开始,又因为另一个人的回嘴使得原先芝麻大的事情变得复杂,搬出了所有自己脑里记得的旧帐,语调越来越高,音量越来越大,连出门忘记关窗似乎都成了该接受死刑一般严重的罪过。直到权志龙转过了身,崔胜铉撇开了视线,战争才就此暂缓几分。

崔胜铉最终还是决定先去道歉,冷战并不是什么吵架恰当的处理方式。他和以往一样从后方轻轻环上了那人的腰,正想开口说话脸上就被甩了一个抱枕。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而权志龙似乎也被自己过大的力道给吓到了,转过头想道歉,看着盛怒的崔胜铉却吞吞吐吐的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崔胜铉走进了卧室用力将门甩上,里头不停的传出巨大的声响令人害怕不已,权志龙坐在沙发上不敢动作,对自己方才拉不下的自尊心感到无比的后悔。

崔胜铉走出来后脸色已经趋于平静,他拿起电视遥控器转到了电影台,上头播的电影枯燥乏味,然而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像陌生人一样的各据沙发的一角盯着电视机,只有电影结束时的配乐划破寂静的空气显得太过吵杂。

「我们暂时冷静一下吧。」崔胜铉拉着方才在卧室里收好的行李箱走到玄关。
「嗯。」权志龙的声音很小,他冷静的看着电影最后的演员表,直到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后才抱着膝盖小声的啜泣了起来。

你看,你终究还是抛弃我了吧?

Part.7

他们吵架,接吻,/做/爱/;
他们分手,约会,复合。

感情在过程中不断消磨,
渐渐变成了连谈公事也嫌麻烦的关系。

自以为是为了对方的未来着想,谁也没能挽留,谁也没能开口。

似乎只剩半夜的沉思与啜泣才能回味那逐渐消散的恋慕。

由爱而生的关系,最终以爱作为了结束。



权志龙在漆黑的房间里睁开眼睛,
原来一切只是场梦。

然而现实却更加难熬。

Part.0

权志龙今天仍然是哭着醒来的,也依旧分不清那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他只知道今晚的自己是没有崔胜铉的拥抱作为安慰了。

从今以后也不会有了。

end.

夜晚总是抑郁,车之后再开吧

你的月魄今天不傻不白,
当然也不甜。

评论 ( 22 )
热度 ( 55 )

© 月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