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think I just need a hug.

TG 写手挑战


接受我兄弟的邀约来玩玩看,就打打段子,希望大家不要嫌弃ww

甜:
1.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2.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3.「对不起。」
4.我该回去了。
5.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虐:
1.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2.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3.「我爱你。」
4.我们回来了。
5.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

先寫甜,虐的之後再寫ww

1.
「天空在哭。」权志龙看着窗外的雨发呆。
「你呢?」崔胜铉没把视线从手机移开。
「没有,就是挺失落的。」权志龙把身子移到崔胜铉旁边,把头靠在那人的肩上。
「怎么?你想要哭?」崔胜铉这才放下手机,揉了揉那人蓬乱的头发。
「有点......」权志龙看着崔胜铉舔了舔唇。

「不过还是很开心的。」刻意撇开了目光。

崔胜铉轻咬上权志龙的下唇,抱起那有些过轻的人儿进到房间,没忘记在眼角处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别逞强了,累了的话,在我怀里哭出声也没关系的。」崔胜铉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接着听见了明显压抑过的啜泣声。
「雨停之前,我都会抱紧你的。」他拍了拍权志龙的背,吻着那抽泣的他。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2.
崔胜铉常常做恶梦,没有原因的。

梦可能实际的像是父母离世、团体解散、与权志龙分手等等,也可能荒谬如被恐龙追杀、身边的人其实都来自外星之类的,总而言之梦的内容是千奇百怪,天马行空。

天性敏感的他总会在被恶梦吓醒后,紧紧抱住身旁正熟睡的权志龙,像是一放手怀里的人就会消失一样,嘴里念念叨叨的像是在说服着自己什么。而权志龙也会睁开沉重的眼皮,安慰那在他面前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的男人,耐心的给予一个吻用来换取接下来的安稳睡眠。

崔胜铉还是常常做恶梦,但在权志龙身边似乎好了那么一点。
毕竟恶梦终究只是场梦。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3.
「请......请和我交往!」递出礼物的手有些颤抖,女孩低下了头,像是快流出眼泪一样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哭腔。
「抱歉,我已经......」「胜铉!」崔胜铉还来不及拒绝,就被从教室里走出来的权志龙搂住了手臂。
「等很久了吗?我们快去吃饭吧。」语气里带着隐隐的不满,权志龙飞快的在崔胜铉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像是在宣示主权一样看了仍低着头的女孩一眼。
「你值得更好的人的。」崔胜铉说完话就被权志龙拉走。

女孩看着离开的两人,手不自觉的紧握。权志龙只转过头来用口型说了句话,接着勾起了一抹带着挑衅意味微笑。

「对不起。」

4.
「志龙。」 5:19
「志龙。」 5:19
「别生气了。」 5:19
「快回家吧!」 5:20
「志龙!」 5:23
「我不应该跟iye吃醋的。」 5:23
「离家出走不是好孩子做的事喔。」 5:24
「志龙?」 5:24
「回来嘛_(:з」∠)_」 5:25
(哭泣贴图 5:25
「志龙。」 5:27
「我会跪键盘道歉的。」 5:27
「我好想你。」 5:35
「好想你。」 5:35
「还在生气吗?」 5:36
「我从今以后都会负责喂饲料的。」 5:36
「所以快点回来嘛。」 5:37
「我煮好晚餐了。」 5:50
「快回家吧志龙。」 5:50

「要喝什么吗?」东永裴看着离家出走跑到自己这的竹马,举起手上的杯子问道。无意间看到了聊天纪录,他觉得自己可能得去看次眼科才行。而权志龙只是收拾了东西拿起外套挥了挥手道别,开口对好心收留他却被塞了满口狗粮的竹马说道:

「我该回去了。」

5.
权志龙的初恋并不是崔胜铉,这是众所皆知的事。

从前每当有人问起他初恋的故事,他总会露出有些尴尬的表情,关系差的就板着一张脸什么也不说就走,关系好点的就勉强透露点讯息,真正知情的也就只有那几个人。

现在和崔胜铉在一起后倒是好了一些,不知道是因为时间久了还是变得不在意了。现在要是问起,他只会笑笑的说句没什么,然后勾起一旁崔胜铉的手臂,开口说道:

「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这周想更新26字母系列哒,如果没能更新的话就请鞭打(x 不,催促我吧!

然后他们似乎见到面了,真好。
请转告那位不知道是谁的团员说我想他了

有兴趣的大家也可以试试这个挑战喔!!


评论 ( 15 )
热度 ( 38 )
  1. To-Get-her月魄 转载了此文字

© 月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