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think I just need a hug.

TG 七分之七 04


*七分之七系列
*每周日固定更新

4/7

权志龙感冒了。

他盖着厚重的棉被缩在床边的一角,脑袋晕沉沉的没有办法思考,忽冷忽热的感觉难受的要命,盖着被子热掀了被子冷的矛盾情境令他无所适从,不禁开始后悔起前几天那吹着冷气大啖冰淇淋还不穿裤子只套件上衣在家裡乱晃的自己。他抓起手机看了下时间,想打电话给经纪人,正要拨号才想到这礼拜四是经纪人回老家休息的日子,把已经无用的手机丢到床的另一边,揪起棉被想靠睡觉度过难受的时间。

手机铃声不识相的在权志龙要陷入睡眠时响起,揉了揉眼睛后拿起手机,没看清楚来电显示就接起电话,正想开口骂人就被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堵的说不出话来。

「怎麽没有来?大家都在录音室等你呢。」
「哥......呜......」权志龙正想开口说自己没办法去,头却突然痛到让他说不出话,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呜咽。
「感冒了吗?」意识到电话另一头的人儿声音不太对劲,崔胜铉皱起了眉。
「头又晕又痛......啊......」崔胜铉闻言立刻抓起原本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抛下一脸不解的弟弟们飞快的离开录音室。
「你好好躺在床上休息,有想要吃些什麽吗?我一会就过去。」
「没什麽胃口。」
「那我买粥好了,先睡吧。」
「是......」

权志龙挂断电话时还没有什麽实感,崔胜铉要来他家照顾他?这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他甚至开始怀疑方才那通电话是不是他的想像,毕竟脑子混乱时总是会出现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权志龙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却只让头变得更疼,他闭上眼睛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头,脑袋裡却只有崔胜铉相貌好看的脸不停闪过。权志龙似乎有个习惯,当他喜欢上某人时就会不自觉的生病,透露出一种需要照顾的讯息,然而现在的状况是不是和往常一样,权志龙还无法给出肯定的答复。

现在的他只是非常想见到崔胜铉罢了。

崔胜铉提着退热贴和粥进了权志龙家门,密码意外的简单,就只是生日而已,亏他还猜了几个权志龙前女友和暧昧对象的生日,当然也猜了他自己的,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心裡不知怎的就是涌起一股失落。

走进卧室就看见权志龙整个人包在被子裡只露出一小撮颜色亮眼的头髮,拉开棉被轻轻撩起那人汗湿的浏海,额头的温度烫的异常,肯定是发了高烧。权志龙睁开眼睛就看见崔胜铉担心的脸,这才意识到原来真有那通电话,想说话就被自己发出的嘶哑声音给吓到,崔胜铉赶忙递给他方才先倒好的水,扶权志龙坐正看着他喝下后才放鬆皱起的眉头。

「怎麽不打电话啊?你是想一个人病死在家吗?」或许是着急了,崔胜铉的口气有些急躁。
「我觉得没这麽严重嘛......」权志龙将水杯还给崔胜铉,无辜的看着那拿着毛巾准备替他擦汗的人。
「下次要记得啊,知道吗?」还是无法狠下心对病人生气,崔胜铉揉了揉权志龙的头髮说道。
「嗯,知道了。」权志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被人照料的感觉令他愉悦不已。
「一身汗很不舒服吧?」
「是没错啊,怎麽突然这样问......哥!把我放下!」权志龙还疑惑于崔胜铉这异样的问题就被打横抱起,直直往浴室的方向前进。
「去洗澡吧!」崔胜铉的语气充满欢乐,简直像个三岁小孩子。
「我会自己洗的!哥你出去!」到了浴室后崔胜铉才正把那人放下就被推出门外,接着便只能看见紧闭的门了。
「真可爱啊我们志龙......」小声的发出感叹,崔胜铉说完后便离开浴室门口去准备权志龙的午餐。

权志龙洗完澡出来就被崔胜铉伺候着吹头髮,窝在那人的怀裡小口小口的吃着清淡的粥,权志龙瞬间觉得生病似乎也是件不错的事。
「现在胃口不挺好的嘛,那当初是骗人来着啊......啊!疼!」崔胜铉在权志龙把粥吃完后小声的嘀咕,却完完整整的传进了那人的耳裡,被狠狠的踩了下脚后大声的叫疼,脸上却堆满了笑意。

崔胜铉让权志龙吃完后躺回床上休息,却在关上卧室的灯后鑽进了那人的被窝,将那还有些发烧的人儿搂进自己怀裡。
「哥你这是干嘛呢......」权志龙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觉得自己的脸变得更热了些。
「我不会对病人出手的,好好休息吧。」崔胜铉像安抚小孩子似的轻轻拍着权志龙的背,在那人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而权志龙只是咬了咬唇,紧紧闭上眼睛后将头埋进崔胜铉的胸膛。

七分之四的体贴,七分之四的照料。

tbc.


愿志龙一切安好!辛苦了我们巨星!!!

评论 ( 12 )
热度 ( 56 )

© 月魄 | Powered by LOFTER